祁墨宸看着壕强吻了丘

爱富佣爱薰嗣

樱花开了,在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里面。
这已经是第几年了?
在这个你不在我身边的世界里。梦里你在呼唤我,用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温柔的呼唤着我。
——下次再见了
我不相信
什么再也见不到你
明明什么都没告诉你
明明什么都还没告诉你
无论多么害怕…我再也不会移开目光
只因为一切结束后
爱就在那里
今年的樱花也谢的那么早——
想要见到你

“真嗣君。”
还能听到…你呼唤我的声音。
今年的樱花也谢的那么早呢,在樱花树上,我看到了。

佣兵校花九预告w

小狗粮w

大约就是…只有你安安静静在我怀里,你才最乖,最听话,真正的属于我一个人

    富豪坐在靠椅上,怀中还拥着昏死过去的佣兵。富有活力的气息此刻沉静下来,长长的辫子垂了下来。

    富豪修长的手指勾起些许发丝,低头亲吻佣兵的唇。

    缠绵而温柔。

   “只有这种时候,你才会最安静,真正只属于我一个人。”

豪丘玻璃渣。。。

心情不好我要给你们喂玻璃渣
#豪丘
#富佣
这个世界,大概再也不会有那么一个人。

    这次的战斗意外的艰难,奇美拉的不断进化导致她们产生了新的防御魔法,无论是物理攻击还是魔法攻击通通无视还能吸收一部分攻击作为他防御的养料。

    很艰难,难以想象的艰难。

    无数场外敌对战,从来没有一个BOSS会让他们如此束手无策。

    富豪心中算计无数,始终想不到解决的方法。他看了眼站在最前方拿着石中剑的那个人,即使已经要精疲力尽,汗水挥然而下,他依旧站在那里,接受这场战斗的不平衡。

    不…这次是真的束手无策了。大概他们中会有人死在这里,难以避免。

    就此撤退,去赫布里底寻求斯卡哈的帮助也不是不可以。踌躇了片刻,富豪开口:“他的防御以我们很难破开,先撤退。我们需要斯卡哈的帮助。”

   “这是个不错的提议。”盗贼跳跃着躲过从天而降的火焰,擦掉汗水气喘吁吁“我真的坚持不住了。”

   “我也赞同…”歌姬再次施法为大家疗伤,看得出她有点力不从心了。只有佣兵许久不肯说话,歌姬忍不住开口:“佣兵你的伤口——”

   “你们尽快撤退,”佣兵打断她,“我大概有一个想法,关于打败这次的奇美拉。但…我不希望你们在场。”说罢,他讲石中剑插进土地,双手握着剑柄。

    这个人,在颤抖。

    富豪很想上前拥抱住佣兵,即使他们的关系公之于众,他也不在乎。但是,佣兵拒绝的姿态让他心中隐约有了不安。

    他要做什么?

   “佣兵,你和我们一起——”

   “我说了,快走!离开这里!”佣兵猛然回头冲富豪大吼一声,伤痕累累的脸颊上竟有着泪痕。“盗贼,带他走!”

    盗贼沉默着抓住富豪的双手,与歌姬一起强行拉着他离开这片战场。

    泪水情不自禁的滑下脸颊,最后一眼佣兵不断开合的嘴告诉了他他很爱他。

    他要做什么?!

    很爱很爱。

    每次外敌强行开战即使自己受伤也不要他出手嘲讽,因为他很爱很爱他。

    佣兵很爱很爱富豪。

    佣兵注视着富豪的离去,沉默着说出一句我爱你后,转身缓步走向奇美拉。

    今天大约是注定。他会死在这个战场。

    破不开的防御,他可以走进防御内。即使他伤痕累累,富豪和歌姬该给他的BUFF都给他了,他还有什么理由不能打倒这个外敌?

    佣兵踏进防御内,迎面而来的是奇美拉浑身的火焰和那满是毒液的爪子。

    他已经没有力气躲开这些了,但是杀掉奇美拉的力气…他还留着。他能够保护富豪,保护这个地方。

    昏昏沉沉间,血肉被刺破,心脏跳动的速度在不断降低。他听到了风声,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回头看了一眼。

    富豪拿着石中剑在向奇美拉极速冲来。

   “不!!!!”

    石中剑狠狠插进奇美拉的心脏,佣兵只觉身体一紧,仿佛要被捏碎。

    唇边溢出鲜血,他慢慢启唇,用尽他全身的力气:“我……”

   “不!!!!!!!!!!”富豪怒吼一声无力的跪倒在地,不知所措的哭了起来。那双神采奕奕的紫色双眼,永永远远的闭上了。

    富豪…我爱你,所以,这次是我保护了你,对不对。

霸道富豪爱上佣兵校花〔八〕

#壕丘
#富佣
ooc会有的,甜会有的,都会有的
连载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是被催债的我突然想起这个坑我的错?!!!!!!!!]

    被一个相处长久的好友突然吻住,佣兵十分不知所措,而他居然对于这个有些温柔的吻进行了回应?!这绝对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如果时间可以回转到他前来寻找富豪的路上,他一定会阻止自己避免这场尴尬的接触。

    即便这个人的态度再怎么服软。这样的触碰——怎么可以继续?

    佣兵脑海中一瞬间的清明给了他大力推开富豪的机会。他逃离了这个拥抱,暧昧的空气瞬间有些凝固,富豪温柔地表情阴沉下来。

    富豪注视着佣兵,目光奇怪而专注,片刻后他又换上了温柔的笑容一字一顿道:“怎么了,我的佣兵——”

    这样的注视使得佣兵有些毛骨悚然,作为一个战斗好手他隐约察觉到富豪极不稳定情绪。该不稳定的是他好吗?!莫名其妙被夺走了初吻都没有抱怨!即使他心知肚明大家都害怕着他,但作为一个正直的男性,也会偶尔忍不住幻想在战场时为能够保护到温柔勇敢的女性而自豪。

    或许能够得到这位女性的仰慕,人生一切都会顺理成章下去,但是初吻居然!

    他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什么借口都可以拿出来!

   “富豪,我大概记起还同剑术之城亚瑟约好一同去选防具,我便先走了,改日再来探望你。”佣兵紧张说出蹩脚的借口便头也不回往门口走去。

    富豪此刻眼神变得有些危险,他双手握拳,似乎在发抖。

    富豪本不是一个大度的人,只因为特殊的技能担当了防御这不慎合心意的位置,佣兵这肆意战斗的技能令他羡慕过,这耿直心软的人却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心上。

    明白了心中所想的富豪却要时刻听他重复剑术之城亚瑟这个名字。

    他无法大度了。

    从他这里逃离也用剑术之城亚瑟做借口?

    其实,作为亚瑟王候选之一的他,并不只擅长防御不是吗?

    我的佣兵——

    富豪笑得优雅,伸手理了理凌乱的衣领一步一步向佣兵走去。

    心中充斥着慌乱的佣兵故作自然搭上门把手,却只觉后颈一痛,眼前开始泛黑,他扶着门把手吃力地回头:“你——”

    不敢置信富豪居然对他出手。

    佣兵软软的倒进富豪的怀抱中,最后一眼是富豪温柔的表情以及那梦魇般的声音:“我的佣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您的好友富豪亚瑟黑化值以达75+
    请玩家佣兵亚瑟继续努力
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

顺便偷偷宣群!!!!小天使们来快活啊~

欢迎加入纯白佣兵Revolution!!
群号码:192751975

霸道富豪爱上佣兵校花〔七〕

#壕丘
#富佣
ooc会有的,甜会有的,都会有的
连载中——
放置了这么久。富豪要饥渴难耐了嗯………〔不这不是我说的划掉〕

    他是富豪亚瑟,拥有着富可敌国的财富,嫉妒是怎么样的心情,他从未体验过。即使拔出石中剑,也只能使他原本便显赫的家世锦上添花——美誉与追随者的增加。

    现如今,他妒火中烧,恨不得……?

    原来,这边是嫉妒,几乎要控制住他全部情绪,想要将眼前的人融进自己的身体内,再也离不开自己。什么剑术之城亚瑟,都不过是过眼云烟。

    近日来他感觉到一丝不对劲,每当佣兵亚瑟提起剑术之城亚瑟时,即便精明冷静如他心中也会生出几许不悦。十分忐忑,也十分仇恨,恨不得那个人是自己,无时无刻陪伴在佣兵亚瑟身边。

    这种感情的滋生似乎已经很久了。

    久到他如今察觉,体会的便是深入骨髓的爱意以及嫉妒。

    怎么能够放他走?

    魔法之城亚瑟给了他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能错过?

   “佣兵。”富豪亚瑟言语温柔,好似情人间的低语,缠绵缱绻。他将温暖的手掌伸至佣兵亚瑟脑后,强迫佣兵亚瑟与他贴的更近。佣兵亚瑟惊恐地睁大双眼瞪着眼前这个言语温柔的红瞳男人。

    看着那抹诱人的红不断贴近,佣兵亚瑟仿佛脑袋内钻进了浆糊,思维也变得缓慢。

    直到柔软地唇贴至他的唇上,一切的感观突然变得极其清晰。富豪亚瑟那不断颤抖地眼睫撩动他心底最温柔的部分,佣兵亚瑟不禁看痴了。富豪亚瑟越发觉得他可爱,腾出一只手轻抚他眼睑,使他闭上双眼。

    或许是情不自禁,佣兵亚瑟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正回应着富豪亚瑟温柔、带着试探的吻。

    直到——富豪亚瑟忍不住加深这个吻,将舌尖小心翼翼探进佣兵亚瑟唇齿间。佣兵亚瑟这才惊慌失措的睁开双眼,通红着双颊猛然推开富豪亚瑟。颜色上等的紫色眸子此刻泛着少见的水汽,平日内营造的那令人恐惧的形象全然消失。

    就如同他并不知道他此刻的形象多么天翻地覆,此时的他在富豪亚瑟眼中多么诱人一般,富豪亚瑟只感觉他快忍不住要将眼前人拆吃入腹。

    好不容易得逞的精明商人怎么会轻易放走他觊觎许久的猎物?带着诱人的笑容,富豪亚瑟伸出手强行将佣兵亚瑟拥入怀中。

    他痴痴嗅着佣兵亚瑟发间的清新,贴近佣兵亚瑟的耳廓,温热的鼻息再次呼出,他温柔低喃,醉人心弦。

    当然,富豪亚瑟知道,佣兵亚瑟无法抗拒他放软态度的诱惑。

   “我的佣兵——”

拆吃入腹好!
我都要忍不住了!!!
丘丘巨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爱死了!!!!!!

小可爱们还满意吗!!!!!

霸道富豪爱上佣兵校花〔六〕

哇七夕来了,偷懒好久的我…更新辣 ,我卡了KISShhhhhhhhhhhhhhh
#壕丘
#富佣
ooc会有的,甜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连载中——

    佣兵是不满富豪的这番举动,虽然他们的关系确实比起歌姬盗贼来说要亲密些许,但富豪他凑的太近了?刚想呵斥这行为,余光便瞥见那双绯红眼瞳中少见的落寞。

    千言万语瞬间哽咽在口中,做为富豪的好友他……他承认是过于沉迷切磋无法自拔而顾及不到好友的心情真是过分了。

    他该怎么安慰好友?

    正在他思绪万千之际,富豪松开了对他的桎梏朝办公桌走去并示意他看过来。

    是一台机器正摆在桌上,黑色的外壳被打磨地发光,掌心大小的圆盖盖在凸起的部位。富豪伸出食指敲打这机器,笑着打破尴尬:“之前你不是说想看放映吗?前几天斯卡哈专门给你送来的,正好你来了,我们一起看?”佣兵愣了半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是几个月前他一时兴起说的胡话,富豪居然记住了?

    真是十分惊喜。喜悦瞬间溢满他的胸膛,佣兵不知道该怎么对富豪说些感谢的话,只能沉默上前给他一个好友间的拥抱。

    富豪绯红眼瞳一瞬间变得深邃无比,他意味深长的笑了。

   “我该怎么感谢你,你这么为我着想。”佣兵有些哽咽了。

   “那倒不用了,我们是什么关系。”富豪拍拍佣兵的后背,将他推到平日他的座椅上,拽着他的小辫子笑的格外温柔,“安心看放映吧。”

    佣兵转头不满地瞪了眼富豪:“不准动我的头发。”

    富豪明显没有听进去,挑眉凝视佣兵片刻后颇具绅士分度绕开佣兵将一块圆形物体塞进放映机内,机器开始了运作。他十分自觉站在佣兵身后拽着小辫子不松手。佣兵无奈叹气,只好认他把玩。此时眼前景象将佣兵的视线吸引过去。

    昏暗的办公室内开始泛起点点银光,他们逐渐汇聚成一道光幕,光幕上人影开始走动,略显阴森的布景倒是和整个学生会的装饰十分相衬。佣兵倒是没看出什么来,目光紧盯眼前的光幕,眼露好奇。

    富豪见他这般反应笑的越发深沉。

    几分钟后,佣兵终于发现了不对劲,阴森的场景装扮诡异的人这……这哪里能看?!!

   “富豪,那个我…”片刻后佣兵吞吞吐吐开口,眼神飘忽不定,“我还有事我要去找剑术之城……”话音未落,富豪冰冷的手便捂住了佣兵的嘴。前一刻还笑得出来的富豪收敛了神色,绯红的眼瞳中罕见的出现了妒忌。

   “佣兵,怎么了?为什么不看完?”他慢吞吞的开口质问,强迫自己勾起唇角看起来和善点,“是害怕了吗?”

   “我……我没有。”佣兵心虚拨开富豪的手,起身作势要走,“我真的和剑术之城……”话音再次被冰凉的手捂住。

    富豪此刻的笑容便稍显勉强了,什么都留不住他的感觉袭上心头。无论是财富还是权利。本就如同灌了铅的沉重心脏此刻布满妒忌。

    剑术之城亚瑟有什么好的?

    又是剑术之城亚瑟。

    眼前的佣兵是如此诱人,因为恐惧而略微泛红的眼眶真是让他忍不住……

    忍不住做什么呢?富豪再也忍不住,伸手狠狠捏住佣兵的下巴,为防止他逃脱将人推至椅背,自己也凑了过去。

    金色的长发滑落至佣兵眼前,那个总是充满善意对人温柔的好友满眼阴郁不断靠近他。

    下巴真的……很痛,他的眼睛也十分诱人。

    是诱人的红色呢。

霸道富豪爱上佣兵校花〔五〕

#壕丘
#富佣
ooc会有的,甜会有的,都会有的
连载中——
壕粑粑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嗯!吃醋的男人最可怕了!丘丘真是越看越贤惠。整日沉迷于丘丘嗯!

    半晌不见富豪亚瑟来开门,大门却在他轻推下开启了。

    又不锁门?

    佣兵亚瑟少见的叹了口气,不禁想念叨富豪亚瑟。真是的,多大的人了,办公室毕竟放着研究资料,万一提督又派人来偷资料并且得手了可怎么办?真让人不放心,亏他自称是个精明的商人。

    佣兵亚瑟无奈摇头,走进黑暗的办公室内。

    在门完全关闭陷入黑暗前,佣兵亚瑟只剩下一个念头:富豪今天怎么不开灯?再联想走廊内的怪异装饰,说不出的阴森感。佣兵亚瑟只觉浑身汗毛直立,不好的念头在脑海中盘旋挥之不去。

    他……还记得之前在遗迹中突如其来的灵异事件让富豪没了脑袋,这种事他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即使当时他十分镇定。

    办公室的构造对佣兵亚瑟来说熟稔异常,佣兵摸黑朝富豪平日办公地位置前进。黑暗中他摸到了冰凉的东西,像是死人的手臂??!!!!那手臂居然顺着他的手臂向上而去,愣神间已经摸向佣兵脸颊,似乎觉得手感不错,又顺手捏了几下。

    久经战场勇往直前无外敌可阻挡还被小骑士害怕着的佣兵亚瑟大人啊,也是有弱点的,虽然很少,却足以致命。勇敢的佣兵亚瑟大人他——怕鬼呢。事实上在触摸到那手臂时,佣兵亚瑟大人他脑海已经一片空白动也不敢动。

    终于,手臂的主人凑近佣兵耳廓呼出温热的鼻息低笑不止。

   “怎么还这么傻,这么容易就被吓到了?”磁性地声音压地极低,温热地呼吸惹得佣兵耳廓痒痒的。

    办公室的灯亮起,数十颗坠在金属边缘的水晶折射着光线。年轻英俊的富豪亚瑟侧身站在佣兵左手边,虚环着佣兵腰身,低头的样子,像极了正在亲吻佣兵那通红的耳廓。

   “誒!!!”佣兵回神,通红着脸推开富豪,奸商暗自庆幸提前收走了佣兵的武器,否则误伤的又是他。

   “富豪你又戏弄我!”佣兵揉着耳朵通红着脸表情气急败坏。

    奸商挑眉,变得深邃的绯红瞳孔带着某种深意以及压抑注视着佣兵那张通红的脸。片刻后他轻笑出声:“怎么这么久才来找我?天天和剑术之城在一起连我这个好友都忘记了?”

霸道富豪爱上佣兵校花〔四〕

#壕丘
#富佣
ooc会有的,甜会有的,都会有的
连载中——

    说起来,自己似乎很久没有同富豪亚瑟一起聚一聚了。想到这儿佣兵亚瑟不禁有些担忧,早些年一起去遗迹清理外敌时,很少醉酒的富豪亚瑟曾向他吐露心声,因为出生在富裕的家庭,没有什么朋友是愿意同他交付真心的,只有拔出石中剑后才有了他这唯一一个——佣兵亚瑟交心好友。不管怎么说,作为富豪亚瑟唯一的好友,他居然对富豪不闻不问。

    真是不称职。

    想到这,佣兵亚瑟不禁加快脚步向学生会大楼走去。

    即使有骑士在身边,也不去好友为他排忧解闷来的快,当然,答应乌瑟的事情也会完成。

    佣兵亚瑟下意识擦拭着同歌姬亚瑟刚买的盔甲,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清爽些,毕竟最近大部分时间都同剑术之城亚瑟在训练城磨练彼此的剑技,风吹日晒自然不可避免,连歌姬亚瑟也觉得他最近变黑了。

    当然男人是不会惧怕太阳的。

    胡思乱想间,他已经停在学生会大楼下。同以往不同的是,大楼内里走廊上铺满了地毯,还装饰着略显古怪阴森的小玩意。黑色的地毯让他后颈有些发软,不肯再挪动半步。

    这……富豪亚瑟又起了什么念头?

    此刻阳光虽十分炽热,但大楼附近却悄无声息,不过这儿也算得上地处偏僻,只能听到风过树动。佣兵亚瑟感觉自己的汗毛都要立起来了。

   “咦——这不是佣兵亚瑟大人吗?”奇怪的腔调从佣兵亚瑟身后响起,“佣兵亚瑟大人——是来找富豪亚瑟大人的吗?”

    佣兵亚瑟长叹一口气,暗道自己越发没胆量了。

    是未来型小灰人,富豪亚瑟的新骑士。

   “咳咳,你怎么在这里,小灰人?”佣兵亚瑟清清嗓子,为了使自己的声音更温柔些,便是脸颊上也堆满了温柔的笑容,生怕吓到这位刚成为骑士不久的新人。

   “富豪亚瑟大人要求我——没收所进入办公楼的人的武器。”小灰人绕着佣兵亚瑟转了一圈,视线紧缠着他手中那石中剑不放。

   “誒?!难道我的也要没收?”佣兵亚瑟凑近小灰人指着自己的脸再三确认。

   “没有例外呢,佣兵亚瑟大人。”小灰人依旧铁面无私。

    佣兵亚瑟有些不好意思后退几步,不自然的伸手揉乱褐发,另一只手将石中剑递交出去,近日内被晒黑的皮肤掩盖住了他微红的双颊:“那麻烦你带路可以吗?”

   “当然,为你效劳,佣兵亚瑟大人请往这边走。”

    怀着微妙感,佣兵亚瑟随着小灰人穿过这层层走廊停在一扇金碧辉煌的大门前。即使见过很多次,佣兵亚瑟还是忍不住吐槽一番富豪亚瑟的败家,拿无数金子熔炼成一扇门,也只有富豪亚瑟有这个手笔了。

    他之前穷困潦倒也是在富豪亚瑟救济下才度过困难期,现在手上也还欠着富豪亚瑟大笔欠款,虽然富豪亚瑟再三申明不用还了……他究竟要上哪才能弄来那么一大笔钱?

    “佣兵亚瑟大人——我先走了。”

    佣兵亚瑟冲小灰人点头,转身轻扣那道金碧辉煌的大门。

   “富豪亚瑟,你在吗?”



好久不更差点忘记这个坑orz
下一章明天大概更新www总之各位请拿好前方的狗粮观看。嗯

霸道富豪爱上佣兵校花〔三〕

#壕丘
#富佣
ooc会有的,甜会有的,都会有的!
连载中——
cp:富豪亚瑟x佣兵亚瑟

    其实复原型乌瑟同第二型加荷里斯、特异型贞德·达克尔、支援型克莱尔都是同期的骑士,虽然大量的骑士从「湖」中新生归来,老一辈的骑士退居幕后或重回「湖」的怀抱新生而来,也无法阻止乌瑟同新生骑士一道学习的现实

    毕竟是个病美人?

    好吧扯远了。这是个秘闻,不可说。

    虽然常说克莱尔她们对佣兵亚瑟大人赞誉不绝,说佣兵亚瑟大人如何温和如何好说话,但脸上有疤痕的男人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善茬!乌瑟思前想后犹豫不决,但一想到他的社团——所有犹豫都见鬼去吧!

    打听好佣兵亚瑟大人的行程,乌瑟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雄赳赳的赶往卡美洛训练场。

    今天佣兵亚瑟大人在卡美洛训练场同剑术之城亚瑟互相切磋。

    卡美洛同赫布里底的训练场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佣兵亚瑟亚瑟同剑术之城亚瑟恰巧臭味相投,你来我往交流剑术,今天只是恰巧在卡美洛。同为亚瑟候选人,有什么可生分的。

    卡美洛训练场外早已围了好几圈好事者,乌瑟费了好大劲才挤进去,正巧碰上佣兵亚瑟抬起石中剑划下一道强劲的风痕向剑术之城亚瑟袭去,风刃十分霸道,剑瑟几乎挡不住佣兵亚瑟的攻击险些掉出场外,只能咬牙死撑,强行定在原地。

    乌瑟回头看向佣兵亚瑟,就见他身后两个得力干将——逆行型摩高斯和新春型女帝则天。果然可怕……乌瑟心道,剑术之城亚瑟都挡不住他的攻击,这压倒性的胜利有什么可看的?乌瑟便无趣的做在原地想起说服的措辞来。

    女帝则天收敛起高傲的表情,难得兴致大好俯身同摩高斯鼓掌庆贺。音奏型毕斯克拉乌莉特嗷呜一声,终于同剑术之城亚瑟掉出场地,剑术之城亚瑟站起身,瞧她颓废地耳朵都耷拉下来,忍不住放声大笑。

    音奏型毕斯克拉乌莉特扯扯剑术之城亚瑟的斗篷,可怜兮兮的样子,眼眶的红了:“对……对不起,我又没帮上忙。”

   “无妨,”剑术之城亚瑟表情温和的揉揉她脑袋,“每次败下阵来,我都能多坚持几分,你做的很好了。”

    毕斯克拉乌莉特抖抖耳朵,害羞的跑出场地一溜烟就不见了。

   “佣兵,你又强大了。”剑术之城亚瑟收起石中剑,同佣兵亚瑟逗趣。

    佣兵亚瑟倒是十分不好意思,又是挠头又是擦护甲手足无措的样子看得女帝则天冷哼一声扯着摩高斯就走。佣兵亚瑟听到了那声冷哼,更是不好意思不停揉着褐色的头发,满脸通红地可爱模样让剑术之城亚瑟再次放声大笑。

   “剑术之城亚瑟,你别在意,女帝则天她脾气不好,我能赢都是她们的功劳才对,而且自带又恰巧克制了你,是我运气好。”

   “你也很厉害。”剑术之城亚瑟忍不住伸手理好佣兵亚瑟乱糟糟的的头发,声音也不禁温柔几分:“下次去你们赫布里底训练场怎么样?”

    佣兵亚瑟低着头任他拨弄头发,思绪早已在方才的战斗和太阳的炽烤中下迷糊起来:“好啊……不过我似乎得走了,歌姬小姐约了我一起去给我换护甲。”

    剑术之城亚瑟收手,深深看了眼佣兵亚瑟的护甲,了然的笑道:“那,下次见。我会提前告诉你的。”

   “嗯。再见!”

    目送走剑术之城亚瑟,佣兵亚瑟这才松了口气。每次都胜剑术之城亚瑟一筹,是他都得生气,而剑术之城亚瑟居然这么好脾气,还愿意同他交流剑术,这般的胸襟除了他还有谁?

    有这样的好友也无憾了。

    佣兵亚瑟不禁感叹一番。

    训练场内的人早已四散而去,只剩乌瑟同佣兵亚瑟还在,乌瑟来回踱步踌躇着就等佣兵亚瑟从场内出来,却迟迟等不到。再定睛细视却是在回味刚才的战斗!乌瑟不大好意思向佣兵亚瑟发怒,只得三步并两步冲上前去。

   “佣兵亚瑟大人!”

     佣兵亚瑟被吓了一跳,慌张回头。紫蓝色的瞳孔带着残余的杀气同乌瑟对视。

    乌瑟也被吓了一跳,当场要拔就腿跑,可为了社团他收起恐惧,抢先开口道:“佣兵亚瑟大人。求您帮帮我!”

    佣兵亚瑟一头雾水示意他说下去。

   “事实上,我的社团因为被学长打压,许多人都退社了,如果明天还没有社员……社团……社团就要被废了!听说您和富豪亚瑟大人关系很好,所以斗胆请求您帮忙劝说富豪亚瑟大人不要废除我们社团!”乌瑟语调悲伤,一副随时要哭出来的样子。

    佣兵被他的语气打动,想也不想便十分气愤要为他打抱不平。温和了声音安慰道:“乌瑟你放心,我一定帮你。”

    居然真的这么好说话?!!!!

    与此同时,富豪亚瑟打开书桌上的信函,信中的内容显然让他十分兴致盎然,他挑眉微笑,绯红的眼瞳更是瑰丽。

    只见信函上书写着:

             你会喜欢我送上的礼物。

                              魔法之派亚瑟

    这个礼物,他……很期待。

哦哦哦哦哦哦丘丘可爱的!!!!样子!!脸红的样子!!

#薰嗣
渚薰x真嗣
短小精炼
ooc会有的,甜会有的,什么都会有的

    少年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没有色彩斑斓的世界。却有颓唐的他。

    颓唐的他害羞的低着头低声发问:“你好厉害,什么都明白。”

    有人笑了,用温柔的声音回答他。

   “因为我的脑子里只有你啊。”

   “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就一定会有好事发生哦。”

   “正是为了与你相遇,我才降生到这个世界。”

    他的父母身居高位,听惯了甜言蜜语的他也忍不住心头抹蜜一般狂跳不止。

    也许……一辈子都再也听不到这样的话了,少年从梦中醒来,眼中染上了失落。那样温柔的甜言蜜语……是谁这样的好运?

    阳光刺眼得过分,他抬手遮住眼睛,神情恍惚:“你又是为了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正是为了与你相遇,我才降生到这个世界,真嗣。”梦中温柔甜蜜的低语自耳畔响起,少年猛然回头,就见逆光下白发少年笑的温柔伸出右手向他递来。

   “我说过,我们会再见的,真嗣。”

     ——THE END

不管怎么想,还是要薰嗣幸福就好!!!
毕竟太虐了QAQ